当前位置 : 首页>>资料库>>社情民意

关于建立权责明晰的全省金融监管体系的建议

文章来源:     作者:    添加时间: 2019-04-18

致公党武汉市委机关支部主委、宣传部主任科员奚少云反映:

近年来,我省金融机构不断发展壮大,包括小额贷款公司、股权私募基金、融资担保公司等新型金融业态在机构数量、资产规模等方面都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对于类金融机构的监管,主要依托于省金融办以及各县市金融办或金融工作局,然而由于目前的国家和地方两级监管体系中存在着监管权力界定模糊监管责任不明确等问题和地方金融监管权缺乏法律依据等问题,使得金融监管的效果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当前全国金融监管体系的改革正朝着逐步明确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权力边界的方向发展,地方金融监管权力将逐步下放到地方政府。为此,我省需逐步建设和完善全省金融监管体系与机制,为满足当前和未来金融监管需要做好准备。

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行使金融监管权力尚不具备明确的法律依据。二是省内金融监管体系的建设缺乏统筹设计,主要表现为金融监管权力不集中,监管制度分散。分散的地方金融监管权力,不利于监管责任的确定,以及监管能力的建设和监管合力的形成。而对各类地方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制度,均是分别颁布,缺少对金融机构的一致性监管政策。三是国家与地方金融监管权力划分不够明确。在目前权力较为集中的全国性金融监管体系下,大部分的监管权力集中于“一行三会”体系内,地方金融监管体系的监管权力并不明确,发生金融风险时,危机的救助责任应该由国家一级监管部门承担,还是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承担,难以确定。在金融领域出现新型的金融产品、工具时,金融监管的覆盖更显不足。四是在我省金融监管体系内,还存在权责不明晰、金融监管能力不足等问题。多重职能的金融办或金融工作局势必造成地方金融监管效力不足、监管能力缺乏的问题。市县金融监管部门的人员大都是从政府其他部门转入的,缺少金融监管的经验和背景。

为此建议

1、吁请国家制定地方金融监管法律。按照上述国家与地方金融监管边界的划分,国家应该注重控制全国范围的风险,以及保护公众的利益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在此基础上,通过立法明确地方政府的金融监管权力与责任,形成全国一致的监管原则。即地方政府应该承担地方性准金融机构的监管,以及本辖区民间金融形式的监管。完善公众利益保护法,对于违反公众利益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事件,无论是地方性的还是全国性的,都应由国家监管机构处置。

2、设立专司金融监管的独立部门。将目前存在于金融办的促进地区金融发展、融资等职能全部剥离,独立出监管职能,从而使监管权力独立于金融发展与融资职能,使其可以更加独立地行使监管权力,不受或少受地方经济发展目标的影响。

3、设立由省级金融监管部门领导的垂直型地方金融监管体系目前除金融办以外,所辖市县也设有金融办或金融工作局,而市县一级监管能力相比于省政府更为不力,交由市县一级政府监管必然带来巨大的风险隐患。

4、集中地方金融监管职能。将目前分散于地方发改委、经信委、国资委等部门的对于股权私募机构、融资担保公司等的监管权力整合,统一交由独立的金融监管部门监管。改变目前分头监管的模式,将金融属性相似的金融机构,统一由一个部门监管

5、实行功能性监管。在集中监管的基础上,由独立的金融监管机构对所监管的对象实行功能性监管。地方金融具有形式多样化和多变性特点,金融创新更为普遍,因此地方金融监管更适用于采用功能性监管方法。

6、明确地方金融监管的责任与权力。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应该具有地方性金融机构的准入权力、风险监管的权力等等金融监管权力,并相应承担有效控制辖区内的地方性准金融机构和金融行为的地区性和系统性风险的责任,在风险发生后,应采取积极措施减少风险的传播范围,控制风险的传播能力。

 

 

 

 

致公党湖北省委员会

2018年525